夙沁离

給予沉浸於孤獨中的你 光芒

【星光】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距离上次更新遥远……
*「」代表风谷的另一面。
*学校私设,想让大家都在一起上学什么的,班级肯定不一样啦。

那是,被人遗忘的一段不堪过往。

在很久以前……

其实也没有很久。

也就是在我小的时候发生的,让我终生难忘的……噩梦。

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人……

他    所    犯    下    的    罪    行

风谷站在窗边,眼神似乎有些悲凉。

许久,看向了在床上蜷缩成一团的月宫。

他似乎在低声地说些什么。

做了噩梦吗?

嘛啊,毕竟月宫君他。

算了……不堪过往,我又何必提起。

风谷走到床边,摸了摸他的头。

虽然有些幼稚,但多多少少总是可以……

“如果是作为朋友的话,我倒是愿意帮你。”

“如果我们是敌人……”

“算了,哪有那么多如果。”

「我也不过是“幽灵”罢了。」

「又有什么资格,做你的“朋友”呢?」

“晚安了,月宫。”

说完,便消失在了房间里。

除了蜷缩在床上的月宫、一室的清冷。

真的,没有“人”来过。

「晚安了,诸位。」

「晚安了,风谷。」

翌日清晨

虽说是学生,但还是明天才去上学。

小长假也该过了。

明一大早便没了人影。

应该可以说是“人影”。

月宫君也在处理一堆麻烦事。

果然只有我一个人闲下来了啊……

啊,对了。

干脆我也去上学好了。

反正每天也只是瞎晃悠,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我记得有陪明去过的,真的一点也不想再去啊。

但是明和月宫君都在那里,没有办法,只能这样了。

……

那么,应该就是这里了。

海德爾學園

校长室是在……啊,这边。

咚咚咚

……

不在吗?

咚咚咚

……

咚咚……

“门没锁。”

啊,是有人在的啊。

“打扰了。”

“啊啦,这不是风谷君嘛。”

跟风谷几乎长得一样的男子,懒懒的张开了双眼,露出了好看的紫色眼眸。

“真是,稀客啊。”

“要不是有求于你,我才不会来。”

风谷不爽的拉开椅子在他面前坐下。

“这可不是有求于人的态度哦~”

这么久过去了,他还是一样欠扁。

“开玩笑的啦~是想来这里上学吗?我记得你有很久没去过学校了。”

终于谈正事了。

“的确,这次情况特殊。我被委托的保护对象在这里,我总不能每天闲着,什么都不干吧。”

“这样嘛……”

对面的人把眼睛眯起盯着风谷。

啊,又要条件啊……

“条件随便开。”

“欸~真的吗?”

“真、真的。”

“那就,以后我的事务都交给你来做吧。”

……

哈,骗人的吧。

“这,不太好吧。”

“更不好的事情都做过了,这又算什么?”

……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具体事务西梅爾会告诉你的。”

……

“好、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

“明天记得来上学哦!班级的话……就先来找我吧。”

“好,再见了。”

“再见啦,风谷君。”

再见了……

「维恩特」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