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沁离

給予沉浸於孤獨中的你 光芒

【星光】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距离上次更新遥远……
*「」代表风谷的另一面。
*学校私设,想让大家都在一起上学什么的,班级肯定不一样啦。

那是,被人遗忘的一段不堪过往。

在很久以前……

其实也没有很久。

也就是在我小的时候发生的,让我终生难忘的……噩梦。

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人……

他    所    犯    下    的    罪    行

风谷站在窗边,眼神似乎有些悲凉。

许久,看向了在床上蜷缩成一团的月宫。

他似乎在低声地说些什么。

做了噩梦吗?

嘛啊,毕竟月宫君他。

算了……不堪过往,我又何必提起。

风谷走到床边,摸了摸他的头。

虽然有些幼稚,但多多少少总是可以……

“如果是作为朋友的话,我倒是愿意帮你。”

“如果我们是敌人……”

“算了,哪有那么多如果。”

「我也不过是“幽灵”罢了。」

「又有什么资格,做你的“朋友”呢?」

“晚安了,月宫。”

说完,便消失在了房间里。

除了蜷缩在床上的月宫、一室的清冷。

真的,没有“人”来过。

「晚安了,诸位。」

「晚安了,风谷。」

翌日清晨

虽说是学生,但还是明天才去上学。

小长假也该过了。

明一大早便没了人影。

应该可以说是“人影”。

月宫君也在处理一堆麻烦事。

果然只有我一个人闲下来了啊……

啊,对了。

干脆我也去上学好了。

反正每天也只是瞎晃悠,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我记得有陪明去过的,真的一点也不想再去啊。

但是明和月宫君都在那里,没有办法,只能这样了。

……

那么,应该就是这里了。

海德爾學園

校长室是在……啊,这边。

咚咚咚

……

不在吗?

咚咚咚

……

咚咚……

“门没锁。”

啊,是有人在的啊。

“打扰了。”

“啊啦,这不是风谷君嘛。”

跟风谷几乎长得一样的男子,懒懒的张开了双眼,露出了好看的紫色眼眸。

“真是,稀客啊。”

“要不是有求于你,我才不会来。”

风谷不爽的拉开椅子在他面前坐下。

“这可不是有求于人的态度哦~”

这么久过去了,他还是一样欠扁。

“开玩笑的啦~是想来这里上学吗?我记得你有很久没去过学校了。”

终于谈正事了。

“的确,这次情况特殊。我被委托的保护对象在这里,我总不能每天闲着,什么都不干吧。”

“这样嘛……”

对面的人把眼睛眯起盯着风谷。

啊,又要条件啊……

“条件随便开。”

“欸~真的吗?”

“真、真的。”

“那就,以后我的事务都交给你来做吧。”

……

哈,骗人的吧。

“这,不太好吧。”

“更不好的事情都做过了,这又算什么?”

……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具体事务西梅爾会告诉你的。”

……

“好、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

“明天记得来上学哦!班级的话……就先来找我吧。”

“好,再见了。”

“再见啦,风谷君。”

再见了……

「维恩特」

(星光)月宫?他不是在这里吗?

*仍旧是不要在意标题
*往下看会发现惊人的秘密!
*也许?还会写一篇“风谷?他不是在这里吗?”
*我居然一直忘记了在这里发这篇qvq

“大家下午好啊!”

一声爽朗的问候从门口传来,不用猜都知道一定是风谷来了,他与往常一样笑着走了过来与众人聊天。

“小光哥哥今天也非常精神呢!”

小樱笑着对风谷说,尽管她知道‘那件事’已经过去一阵子了,但她还是非常担心风谷的。

“是啊!”

现在大家最怕的就是他再次问起那个问题……虽然每次都被搪塞过去……但他每次的反应都令人……同情……只能想到‘同情’这个词……

“对了……月宫他……”

果然……大家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两人正在考虑这次怎样转移话题的时候,听到身旁传来风谷的声音。

“啊!月宫!你来的真慢。”

果然还是与往常一般……风谷还是忘记了‘那件事’忘记了虽然是好事……但是……像这个样子……大家都无法接受啊!

“小光哥哥,星也哥哥他……刚刚说什么了吗?”

小樱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出了这句话,也许还是因为不死心,想要试试能不能让风谷脱离这种状态。

“诶?你们刚刚都没听到吗?”

“月宫他刚才说‘我在这’啊。”

“是……是吗?”

小樱有些僵硬的对他说。

(如果可以让小光哥哥脱离这种状态的话怎样都好啊!)

“可是……我们都没有听见啊?”

(但是小光他已经这个状态很久了……)

在这期间,无论谁说什么,风谷一直都是这样……如果‘那件事’没有发生过的话……一切也就……不会这样了吧……

“真是的!你们又没有认真听吧!?总不会是月宫说话的声音太小了吧!?”

“那应该就是我们走神了,所以没太听清吧!?”

“对吧!?小樱?”

“啊!?啊!对对!一定是我们走神了,所以才没听清。”

两人虽然都撒了一个谎,但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还是如往常一般,希望不被风谷看出来。风谷盯着他没看了一阵,半信半疑地说道。

“那好吧,就相信你们一次好了。”

两人都同时在心里松了口气,毕竟当着他的面被拆穿的话就一定会追问下去,如果把‘那件事’告诉风谷的话……对他来讲……一定很残忍吧……一定会对自己产生愧疚……埋怨自己……把所有的错都揽到自己身上……

“那个……小光哥哥,你先跟星也哥哥聊吧,我跟道真哥哥去准备点心。”

小樱试图逃离现场,因为没有办法顺利的跟他聊起来的原因。

“啊,那就不用了,因为我跟月宫准备回去了。”

“啊……这样吗?那明天见!”

小樱笑了起来对他说道。

“嗯!明天见!”

【星光】这样就已经很好了……(一)

*我真的是太懒了……本来想六一发出来的……我尽量勤快一点,晚上再更一篇吧。
*其实是多久以前就有的脑洞……
*多cp!但与原作设定无关!无关!无关!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也许是分好几部?
*设定以后会专门发一篇表的,如果还不懂的话可以私我。

給予沉浸於孤獨中的你                          光芒

  已经不止一次感觉到有人跟着我了。月宫坐在椅子上后头去看,却什么也没发现。真的是我的错觉吗?月宫把头转回来盯着桌子上的那本书发呆。

“再藏下去,一定会让月宫君更加困扰的吧。”

话音刚落便从桌前出现了一个少年。

“风谷光,请多指教。”

风谷在他面前伸出手。

“……月宫星也。”

说完,便头也不抬的拿起桌上的书接着看了下去。

“这我早就知道了哦~”

虽说只是调笑,但也只是想知道一些更有用的信息。

“剩下的自己去找。”

“欸~月宫君怎么可以这样!都说了是朋友,应该你自己告诉我的啊!”

风谷不满的抱怨了一声。

“我现在没有空,而且我也没说要跟你做朋友。”

“……自己去就自己去!”

说完便从桌前消失了,想必是真的自己去找了。

奇怪的家伙。

    图书室

“记录以前事件的书应该是有的吧……”

果然还是来找了。

“哥哥?”

门外的少女轻声地说着。

“啊,是明啊。别在那里站着,过来吧。”

风谷对着她招了招手,少女应声走了过来。

“哥哥,你在找什么?”

少女疑惑地看向风谷身旁对着的几摞书。

“是关于这栋宅邸以前的事哦,明也一起帮忙找吧。”

“哥哥,是因为你交的新朋友吗?”

虽然只是在角落里偷看,但毕竟来了还是听到了那些对话。

“嗯?啊!月宫君吗?是的哦。难得温柔的人啊……”

“温柔?可是他明明……”

那么冷漠。

“等明长大了就明白了。”

明明跟我一样大嘛。

“好吧。”

“但是,哥哥。你真的是在找这栋宅邸以前的事吗?”

“是啊。”

“你只是单纯的在看书吧。”

少女毫不留情的揭穿了风谷。

“啊哈哈,是这样的吗。”

风谷尴尬地笑笑。

“哥哥这次要在这里住下吗?”

“嗯,是啊。好不容易找到了这种求生意识这么弱,不为自己着想的家伙,事情终于开始有趣起来了。”

“哈~哥哥,那我先回去睡了。”

少女打了个哈欠,似乎对风谷这样见怪不怪了,也不会出什么大乱子,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嗯,早点睡,晚安。”

“晚安。”

少女刚走到门口便听见一声,帮我把灯关了。

真是没办法啊,自己不也可以关吗?明明只要一伸手就可以的,算啦,关一下也没什么。

房间陷入了黑暗,也只有边上的落地窗照射进来的月光才能看清书。

风谷靠在身后高大的书柜上,侧过头去看窗外圆圆的月亮。

“还真是大啊~有多久没看过了呢……”

风谷感叹着,嘴边挂着淡淡的笑。

“月宫、星也。”

“今后请、多多指教。”

(星光)你想干什么?(番外)

*其实想写但是因为懒就……(划掉)
*想把番外叫做特典的说……
(特典一)午睡
“阿姨,中午好。”
“啊,是月宫啊,是来找小光的吗?他就在楼上哦。”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月宫冷淡的道过谢后便往楼上走去。
站在风谷门前犹豫了一下,随即打开门来。
出乎意料的,看见风谷在椅子上睡着了。
也许是中午的阳光太温暖了才让他睡着的吧。
月宫宠溺(?)的笑了笑,轻轻地把他从椅子上抱起来然后再轻轻地把他放到床上。这一系列的动作都非常的流利,并没有惊动风谷。
我也休息一下好了。月宫这么想着并且也这么做了。
月宫轻柔的将风谷搂进怀中沉沉的睡去。
醒来的时候大概是晚上了,风谷比月宫先醒来。
风谷原本只是眨了眨眼,想接着睡去,闭上眼睛不久后才意识到睡在一旁的月宫。
“……”
为什么月宫会在这。风谷在脑内一直循坏这句话。
啊,好像也蛮正常的。
自从两人从“真正确定关系”之后,月宫就三天两头往这边跑,但是也不用在我睡着的时候来啊…
不用猜也知道自己在床上肯定是因为面前这个人干的。
现在似乎很晚了,妈妈也应该去睡了吧,他今天真的要住在这里吗……
……
话说他睡觉的样子还是蛮帅的(/∇\*)
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不过……只碰一小下的话,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风谷试探性地碰了月宫的脸颊一小下,见月宫没反应又碰了他一小下。
他不知道的是,月宫其实已經醒了,只不过是想看看风谷究竟想做什么罢了。
就在风谷想要碰他第三下的时候,手突然被月宫握住了,风谷连忙抬头去看,却发现月宫已经睁开了眼睛。
风谷尴尬的笑了几声“那个,月宫……我只是……”
月宫只是盯着他看了几秒,并没有说或做些什么。
“……”
“……”
“很好玩吗?”
月宫先出声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啊?什么?”
“啊,这个,还,还好吧。”
“不好玩就睡觉。”
“可是刚刚睡过很久了啊。”
“……那你是想做点什么吗?”
“啊,也,嗯……算是吧……”
“……那你想做点什么?”
“比,比如说……聊天……”
“或,或者……”
月宫叹了口气说到
“我明白了……”
“欸……”
“君の手首を掴んだ,掴んだんだ”①
“也,不至于吧……”
“那就……「ねぇ今夜星を見に行かない?」星より見てたあなたの背中”②
“不是和你很般配吗?”
“的确……”
“……风谷。”
“嗯?”
“我爱你。”
“欸!?那個……我也是。”
………………………………………………………………………………………………………………………………………………………………………………………………………………………
①译为:紧紧抓住你的手腕
                总算抓住了
出自《リミテル感覚少年》
②译为:「呐今晚不去看星星吗?」
                  比起星星看的更多的是你的背影。
出自《follow》
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想推荐一下这两首歌的说w
………………………………………………………………………………………………………………………………………………………………………………………………………………………
(特典二)你喜欢我吗?
“那個,海音寺,我有些事想问你。”
火威非常紧张的对面前的海音寺说到。
“啊,火威同学,你想问我些什么?”
海音寺还高兴的回了火威的话,全然不知有一件非常纠结的事就要来了。
“那個,就是,你……你是不是……喜欢我?”
说完,火威就把脸埋进海音寺送给她的那条蓝色围巾里。
“欸,欸!那那那那个!火火火火威同学!我我我我我!”
“其,其实……你不喜欢我也没什么的……”
“不不不不是的!火火火火威同学!我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你那么优秀,我根本配不上你啊,明明有那么多优秀的人喜欢你,你却要跟我在一起……”
“……噗哈哈哈。”
“火威同学?”
“海音寺,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吗?没关系的啦,因为海音寺是不一样的,只有你才是真心喜欢我的。”
“欸欸欸!可……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我们两厢情愿在一起,有什么不对吗?”
“说,说的也是……”
“那麽,海音寺健一,你愿意跟火威明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吗?”
“我愿意!”
谢谢你/妳
海音寺/火威
有你在真好。

【配音】

https://pan.baidu.com/s/1qmku5wN92jlRV7mWROyuhw
这个是橙光游戏 熊的一家
其实还是很好玩的……
只配了第一个故事……

【配音】

*蓝之间结束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Ol1HqRhOAY_C1GeX78pqXQ 密码:8urv

【配音】

正片开始
*会有杂音的
*后面有点……请不要介意

【配音】

*我是真的受不了
*配各种各样的音
*先发条试试,在评论区

【星光】你想干什么?(三 完结)

“刚刚掉下来的是..……
信件?”
“....啊啦,好像是寄给塞尔玛的呢。”
“给我的..….?”
“初次舆妳相會的回憶中的場所
                         我在那裹等妳            利希特”
“该不会……!?”
“欸、欸?
怎麽回事.……?”
“不、不知道...….?
总之先去追塞尔玛吧。”
“海德爾巴赫宅邸的人
都在那种地方上上下下的吗.……。”
“喂,风谷。”
“欸?什么..……”
“欸、哈欸!?”
“你、你、是……!”
“……塞爾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塞爾玛!
终於见到了!!
终於见到你了!”
“利希特、利希特!
啊啊、利希特……!”
“嗯,塞爾玛。
是我喔,是利希特喔。
是跟你约好一起去看世界的”
利希特喔。”
“这么晚才来接妳抱歉呢。
让你觉得寂寞了,抱歉呢”
“没关系你了,已经没关系你了……!”
“虽然有很多想跟你说的事情..……
已经见到了,没关系了。
已经没关系你了……!”
“来这里接我,
遵守了约定,谢谢你.……!”
“事件解决,的感觉?”
“....不过我是觉得还没结束呢。”
“欸?
你是在指什……”
突然一阵剧烈的摇动让风谷他们吃了一惊,月宫则是早就料到了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又是地震!?”
“不,不是地震!
这摇晃是.……!”
“宅邸要崩塌了。
快点,要离开这里囉。”
“啊啦啊啦。
小心点喔。”
“掰~掰!”
“悠、悠閒的傢伙們!
給我在天國反省啊笨————蛋!!!”
“.....很好的人們呢。”
“嗯。
雖然都是些怪人、不過很有趣又很愉快……
重要的是人都很温柔呢。”
“……謝謝你們。”
“累、累死了……!”
“对了!
忍、忍他們在哪里!?
该不会还在宅邸里.……!”
“安心吧。
你们的朋友们都没事。”
“你们两人都在外面吗?”
“嗯。
因为觉得宅邸應该差不多要崩塌了,
所以就先去让其他人逃出去了。”
“从刚刚开始频繁出现的摇晃,
就是崩塌的预兆吧。”
“嘛,是相当老的房子了啊。
应该差不多是到极限了呢。”
“快到黎明了呢。”
“那麽。
这样子满足了吗,曾祖父?”
“嗯。
已经没有遗憾了呢。”
“大家,謝謝你們了。
把你們捲进来真是抱歉。”
“真的是啊。
嘛啊,我们被捲进来的原因是风谷就是了。”
“啊,是的。
非常抱歉……。”
“哈哈!
感情真好啊你們。”
“你們还很年轻。
接下来应该还有各种各样的困难在等着你們吧。”
“但是,不要一個人悲嘆。
有一天一定,
会有向你伸出手的人出现吧。”
“我們也会祈祷着的。
给予沉浸於孤獨中的你光芒,呢。”
“哼嗯……。”
“…………。”
“……曾祖父。”
“喔喔。
時間差不多了呢。
上了年纪之後,總是會不自覺長篇大論呢。”
“那就这样,保重喔。”
“再见了。”
“……走掉了呢。”
“那、那個!
風谷君!!”
“嗯?什麽?”
“……不、没事、抱歉。
明天再说吧。
在学校再见了。”
“哈啊?
到底是怎樣啊?”
“好了,回去吧!
已經筋疲力竭了啊。”
“是啊。
不快點走的话感覺笨蛋哥又要囉嗦了。
解散解散!”
“…………”
“风谷,回去囉。”
“嗯,回去吧!
回到在等着我们的人们的身边去。”
“呐欸,塞爾玛。
这麽慢才来实现约定,抱歉呢。”
“妳现在想看的的景色是甚麽呢?
不管哪裡我都會带你去喔。”
“不用了,没关系了。
已经没关系囉。”
“欸?
可是……………………”
“呵呵!
因为啊…………”
“我最想要去的地方,
就是你的身边啊。”

【星光】你想干什么?(二)

“哥哥!还有我啦!”
“如果你已经冷静下来的话,那我们就继续刚才的话题吧。”
“好……好吧……”
“明,真的很抱歉……没有考虑到你……”
“是我的错啦!”
“还有月宫,我是真的……真的……忘记了……”
“那就让你再深刻的记忆下好了……”
“风谷,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你的,别再忘记……”
“我喜欢你。”
(表白X1)
………………………………………………………………………
寂静无声
………………………………………………………………………
“哈?”将门疑惑的发出了声。
………………………………………………………………………
“真……真的假的?”火威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哥哥会跟月宫学长在一起,同样疑惑的问道。
………………………………………………………………………
“风风风风风风风谷君!
你你你你你你你!
真真真真真真的和
月月月月月月宫君他!”
最为震惊的还是白峰,比之前的两位更不能接受。
“是……是又怎么样!”
风谷似乎有些害羞,毕竟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莫名其妙的就来了一句这样的话,的确是有够怪的。
“....果然,你跟我不一样。
被大家爱著呢。
好狡猾..…..好狡猾啊....。”
“好烦啊你。”
“不想再一個人了……
好痛苦啊……”
“呐欸,为甚麽要妨碍我呢?
我只是在做朋友啊。
我的朋友。
只有我的,重要的朋友。”
“……对了。
你们也来当我的朋友吧。
拜托了,呐欸,当嘛,朋友。
呐欸。”
“我拒绝。
我没法当你的朋友。
也不想当。”
“为什么要说那么残酷的话呢……
当我的朋友嘛……拜托了……”
“.....我知道一個跟你很像的人呢。
说着想要朋友,讨厌一個人的撒娇的话
的超级大笨蛋。”
“妳囗中的朋友所指的是
妳所想要的是、
会顺着妳的意思的很方便的人吧。”
“只会去做妳希望他去做的事情,
像人偶一样的朋友。”
“那种事情,我办不到。”
“怎么、会……
可是……”
“……”
“我是,没有办法成为妳或那個人
所想要的方便的朋友。
可是啊,就算这样我也一直跟那傢伙在一起。”
“为什么……?”
“又笨又呆又有最重的被害妄想
是很令人没办法的傢伙。
不过呢,”
“也是個令人没办法的温柔的好人啊。
跟妳的人偶不一样。
我是因自己喜欢,才跟那傢伙在一起的。”
(表白X2)
“再说,如果是怎样都好的傢伙的话
怎麽可能会跑到这地方来找他呢。”
“……”
“还有、我不想当的朋友的
最重要的理由。
因为我超级讨厌你。”
“是、是不是说的有点过分……。”
“对,对啊!
好可怜呢!”
“笨蛋吗。
最可怜的人是成为这傢伙人偶的材料
的牺牲者们吧。”
“搞出这么大的灾难。
真是添麻烦。”
“说、说的也对……。”
“(已经这样子了,利希特没好吗。
不快点的话塞尔玛就.……)”